双创文学网>穿越>获得时间停止app后【np,总受】 > 黑皮大N室友,时停后磨X,啃咬,腹部,渣
    时知节,性别男,爱好男,长相清秀,体态匀称,年龄21岁,身高176,z大大三学生,下午没有课的他回到宿舍里面,吃吃喝喝忙完后坐到自己上铺玩手机,就听到宿舍的门被敲响。

    他哀叹一声,只得起身去开门,舍友怎么就是不带钥匙呢,门打开,没有人的身影,地上放着一个快递盒,拿起来一看,名字就是时知节他自己的。

    谁这么好心,帮他把快递带回来了。时知节拿着盒子,关上门,回到自己座位上,拆着快递。

    “一个怀表?”时知节拿出东西一看,想着自己最近网购有买怀表吗?他拿起怀表仔细观看,怀表乒乓球大小,是一个六芒星造型,通体银白色。他按了一下表扣,表盖被打开,里面的刻度和花纹非常精美,怀表的背面是一个男人,手指向上指着一只眼睛。时知节用手指敲了敲表背,竟然也是可以打开的,露出里面的黄金背板,机械齿轮的转动身在寂静的非常明显。里面写着一串文字,1825,Barchell。

    “来自因格斯塔特,表匠巴内特的忠告,此怀表具有您意想不到的能力,持有者请善用ta。使用方法:拨动怀表,时针和分针一齐指向12,此时具有时间暂停功能……按下12上方星角,就可使用该功能。这特么有时间暂停功能?”时知节拿着说明书甩了甩,无语凝噎,这是什么新型恶作剧吗?

    正准备放下说明书,突然发现背面还有字,“如果您觉得拿在手上太麻烦,也可滴上您的血液或者一切体液来认主哦。ps:请将您的血液或者一切体液滴在怀表上哦,连续滴上三天会有您意想不到的效果哦。pps:七天内最佳哦~”

    时知节:“这特么哪个nc想出来的整蛊游戏……”显而易见的,他并不相信这个一看就很不正经的提议,而且时间暂停功能,这又不是岛国系列片,怎么可能是真的。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,时知节的手却是伸向怀表,将指针拨到12上去,他嘟囔着:“试试看,反正又不会缺块肉,不过拿谁做第一个试验品呢。”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,下午15点06分,他眯着眼,摸着下巴思考。

    这时,门又被敲响,时知节的思考被打断。想着肯定是他那些舍友回来了,住4人混合寝室就是不太好,他拿着怀表走到门口,边开门边说:“下次你可以带上钥匙吗,要是我睡着了谁给你开门!”

    门开了一半,只见健壮的黑影就从门缝挤进来。

    白一峰穿着黑色运动装,穿着白色球鞋,满身汗水,左手拿着篮球,一副刚刚打球回来的样子,见时知节这么久才打开门,脸色阴沉,满脸不耐地瞪着时知节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门开这么慢,是没吃饭吗?听说最近和王可走的很近啊,难道你不知道她有人罩吗”白一峰挤进门后,继续瞪着时知节,一边随手将篮球丢到自己床上,大大咧咧的就一屁股坐到自己的座位上,拿着桌上的可乐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知节,性别男,爱好男,长相清秀,体态匀称,年龄21岁,身高176,z大大三学生,下午没有课的他回到宿舍里面,吃吃喝喝忙完后坐到自己上铺玩手机,就听到宿舍的门被敲响。

    他哀叹一声,只得起身去开门,舍友怎么就是不带钥匙呢,门打开,没有人的身影,地上放着一个快递盒,拿起来一看,名字就是时知节他自己的。

    谁这么好心,帮他把快递带回来了。时知节拿着盒子,关上门,回到自己座位上,拆着快递。

    “一个怀表?”时知节拿出东西一看,想着自己最近网购有买怀表吗?他拿起怀表仔细观看,怀表乒乓球大小,是一个六芒星造型,通体银白色。他按了一下表扣,表盖被打开,里面的刻度和花纹非常精美,怀表的背面是一个男人,手指向上指着一只眼睛。时知节用手指敲了敲表背,竟然也是可以打开的,露出里面的黄金背板,机械齿轮的转动身在寂静的非常明显。里面写着一串文字,1825,Barchell。

    “来自因格斯塔特,表匠巴内特的忠告,此怀表具有您意想不到的能力,持有者请善用ta。使用方法:拨动怀表,时针和分针一齐指向12,此时具有时间暂停功能……按下12上方星角,就可使用该功能。这特么有时间暂停功能?”时知节拿着说明书甩了甩,无语凝噎,这是什么新型恶作剧吗?

    正准备放下说明书,突然发现背面还有字,“如果您觉得拿在手上太麻烦,也可滴上您的血液或者一切体液来认主哦。ps:请将您的血液或者一切体液滴在怀表上哦,连续滴上三天会有您意想不到的效果哦。pps:七天内最佳哦~”

    时知节:“这特么哪个nc想出来的整蛊游戏……”显而易见的,他并不相信这个一看就很不正经的提议,而且时间暂停功能,这又不是岛国系列片,怎么可能是真的。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,时知节的手却是伸向怀表,将指针拨到12上去,他嘟囔着:“试试看,反正又不会缺块肉,不过拿谁做第一个试验品呢。”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,下午15点06分,他眯着眼,摸着下巴思考。

    这时,门又被敲响,时知节的思考被打断。想着肯定是他那些舍友回来了,住4人混合寝室就是不太好,他拿着怀表走到门口,边开门边说:“下次你可以带上钥匙吗,要是我睡着了谁给你开门!”

    门开了一半,只见健壮的黑影就从门缝挤进来。

    白一峰穿着黑色运动装,穿着白色球鞋,满身汗水,左手拿着篮球,一副刚刚打球回来的样子,见时知节这么久才打开门,脸色阴沉,满脸不耐地瞪着时知节。